•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80章   破壁铭(07-08)

    第80章   破壁铭(07-08)

    作者:    

      我梅文贤哪个圈子都不想进,我就是一个点,别人也进不来。你不只是对别的女老师,对我也是添油加醋地改编,你影响到我了吗?没有!反而使每一年新进的女老师在和我本人接触之后,都告诉我:梅老师,你和别人说的不一样,别人说的那是另外一个人,我好佩服你,我也想像你一样有定力!

      我其实没有什么定力,我只是那只耳聋的青蛙,向着自己的目标攀爬,无暇旁顾。旁顾,那得到了顶端,寻找新目标的时候。

      波霸的确是个特殊人物,皮肤很细腻白嫩,全在脖子之下,脖子之上是另一番风景,刻满了沟壑,洒满了胡椒粉。

      波霸常常当众抱怨说,像梅文贤,身上皮肤一般,很一般,可是她的脸红润洁净,像天天做了美容出来的!她露在外面的好看,我们是藏在里面的好看!上帝待人,真不公平。

      梅文贤笑笑,嘴上不反驳,心里想,这是上帝的作品么?为什么不是我腹有诗书的外显呢?书读到一定时候,心境修为到一定时候,相貌就不一样了。你这一点都想不到么?我皮肤天生就好,岂止脸上!你肚皮上妊娠纹像黑色的阡陌,新翻耕的陇亩,我却洁净光滑,和少女时期别无二致。假如我嘴长告诉你了你会不会嫉妒死?一个师辈和一个徒辈比皮肤,这不是自找不自在吗?

      我明知你在外面四处诽谤我,还时时当着我的面拉我丈夫去打牌,我却不言。我虽然不是上帝,我对你不公么?

      波霸是英语语言文学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天生一副观世音菩萨的精致古典面孔,性格开朗好动,言语活泼可爱,十八岁左右时,脸上也曾光洁无暇,粉妆玉砌一般,可惜大学读到中途,人人盛开,唯独她一枝独枯。

      她有个男友名叫石质,学金融。两人天赋极高,在学生会工作,口才好,谈得来,有共同语言,不仅谈到心坎里去了,还谈到宿舍里去了。

      那时男生不能进女生宿舍,女生可以在熄灯前进男生宿舍,出入要登记,在一楼的宿管大妈那里。

      那时的大妈觉悟很高。

      据说两人的院支部书记找到他们时,他们谈心的地方是在男生宿舍床上的蚊帐里。

      按政策,石质中途衣卷还乡,黯然神伤,农不农,秀不秀的,在家闲着。

      波霸是女生,女生可以保留学籍。

      毕业后,波霸的同届同学都留在省会、地级市,胆大的、不服从分配的南下新兴城市深圳广州,她申请去了石质家乡的一所山村高中任教,结婚,生下一子。

      爱情是有的,但面包不常有,西北山村的贫困家庭只有红薯稀粥。

      谈得来的人不一定把日子过得来,把酒谈天,只需眉飞色舞就可令芳心大动,校园浪漫,女生男生各有国家配给的饭票,饿了去食堂,后顾无忧。婚前的恋爱可以极尽浪漫自我,婚后的生活却极其现实,不由自主。

      三口之家的柴米油盐,小婴儿的端屎端尿、穿衣吃奶、啼哭病痛,可以把一个受过高等教育每日里在英文中体会济慈雪莱简爱夏洛蒂伊丽莎白的女子一夜之间变得还不如一个乡间无知无识却惯于家务的村妇,发起火来像泼妇,说起话来像疯婆子,穿戴得像是从劳改农场出来的糙婆娘。

      高中老师的待遇低,石质也没有任何收入,尽管物价低于其它地区,但生活还是捉襟见肘。

      在婆婆家坐月子时,生活习惯的差异,观念学识的不同,婆媳话说不到一起,心就远了。

      偶然有贴在一起取暖律动的愿望,也瞬间生分,各自脸朝一边。有好的时候,有吵的时候。

      家务事,夫妻情,婆媳关系,外人不清楚,他们各人内心是痛在肺腑的。

      在亲生母亲的干预下,波霸离异回乡。

      初进家乡的中学,波霸穿着学生时代的校服,粉黄色运动上衣,象牙白运动长裤,脚上小黑皮鞋,短发,一米六的身材,纤细匀称,从背后看去是二十一二岁的妙曼少女,姿态娴雅灵动,回头时是一张斑斑驳驳、皱皱巴巴、黑里透苍、苍里发黄的干瘦枯焦的脸,二十六岁的女子,老过六十二岁的婆姨,令人触目惊心。

      红颜退潮,尚有巨乳细腰可用。

      孩子只有两岁,才会爬爬走走,极其漂亮可爱,精致的脸型长条的身材源自父亲。

      各种折磨经历,安顿下来。

      四五年母子二人度过,一言难尽。

      时有书信往来,年余渐少。

      一日,石质背着一个黑色双肩包来了,戴着黑框的近视眼镜,脸色苍白,一团书卷气,貌似还是一个学子。

      石质在家开了一个批发部,经营百货,收入颇丰,娶了同村女娃,也有生养。

      小学毕业的后妻还颇识得几个字,用铅笔写信给一本毕业的前妻,满纸恶言恶语,骂骂咧咧,无所不用其极。何苦!

      波霸欢欢喜喜地将石质让进家里,进厨房叮叮当当炒菜做饭。

      两人在厨房唧唧戚戚,哭哭笑笑,男声温婉低回,女声哀怨婉转,忽有斥骂,忽有暴怒,女声逐渐高亢尖锐,哭叫责骂怨怒之声穿透屋瓦。

      半校回声,没人劝架,整个教师宿舍区,所有人集体噤声。

      一会儿之后,女人在厨房嚎啕大哭,男人默默无声地背着没有打开的背包,一步一顿,磨磨蹭蹭,走出门,跨下台阶,走上校道。

      有人围观,无人吱声。

      女人最好的朋友站在宿舍门前看着,站着不动。

      女人从厨房冲出来,凄厉地大叫一声,抱住门框站立,俯身大哭。

      男人兀自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低头,没回首。

      住在隔壁的梅文贤跑过去,抓住了石质的胳膊和背包带子,借自己小孩的口,叫了他一声,伯伯,你大老远的来了,不就是来看他们娘儿两个的吗?女人心中有你才会这样激动,孩子还小,见你一次不容易,跟我回去吧,不要走了。

      只是轻轻一拉,石质就转脚回身,拎着大包,几步就进了女人的门。

      他们的孩子已经六岁,坐在房里沙发上,表情无辜地看着妈妈蜷在沙发一角哭泣得哽哽咽咽,那个平时伶牙俐齿八面玲珑、和他妈妈关系最好的阿姨,坐在沙发中间木然无措。

      梅文贤把石质的包放在小孩的怀里,对他说,石石,爸爸大老远的来看你,给爸爸把包包拿好,让爸爸陪你玩几天啊,好好带爸爸到处玩玩。

      石质乖乖地坐到儿子身边,看着地面,笼着双手,表情十分木讷,没有紧张,没有伤心,只有麻木,男人的那种麻木。

      更麻木的是那个好友,一直坐在人家一家三口中间,低着头,看自己的手指,不说任何话,不做任何事,也不知趣地走开,一直到天黑。

      此后三天,欢声笑语,回娘家逛街市,恩爱无边。

      也只有三天。

      此后门前百舸争流,千帆竞渡。

      他欠你的,太多太久。

      你也欠下他的。

      彼此是彼此的孽债。

      情有多深,债就有多重,背不起。

      斩不断,理还乱,还,还不清,也还不起。

      他来了,你健忘吧,忘掉一切不快,在沧桑的眼角集齐当年青春的浅笑,轻提袖口,做顿家常饭,围桌一笑,和饭菜一起,品味吧。

      如果眼泪流下来,你就当是调味的盐,张口接了吧。

      这,是你自己的。

      不愿输,当初就不赌。

      你若要赌,想好了再下注,这一注一押就是一生。

      愿赌服输,这般豪情,不是红罗帐里的风情。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QQ分分彩币;

    QQ分分彩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QQ分分彩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