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送礼物
  • 打赏
  • 上一章
  • 下一章
  • 第67章   第六十六回:事前运筹造好势

    第67章   第六十六回:事前运筹造好势

    作者:    

      第二天中午,张文萃一个人来到妓院,一进屋,丫头小红就迎了出来,张文萃也不客气,大踏步地走了进去。坐定后,张文萃问:“那天黄队长倒地身亡时,有谁在场?”问了半天小红也没有人回答。张文萃叹了口气说:“听说秋艳有可能会被判死罪,作为她的姐妹,你们就不想帮帮她?”小红走到张文萃身边欲言又止。张文萃明白意思,待左右没人时,他才问道:“小红姑娘,当时你在场?”“我不在场,但除了老妈子,还有王老大和春花姐。不过我也是听说的,千万别对别人说。”小红把知道的都告诉了张文萃。“春花姐在么?”张文萃问。“她在楼上,这会儿应该没有什么外人在她那。”小红回答道。张文萃说了声谢谢,就起身上楼。

      在春花姑娘的房间外,张文萃轻声扣门,里面传来一名女子的声音:“谁?”“我是……”张文萃刚想说我是秋艳的辩护律师,但又一想如果这么说她不想多事避而不见怎么办。于是张文萃改口道:“我是仰慕你的人。”话音未落,门从里面打开,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子从里面探出头来。张文萃也不多说,噌地一下子就挤了进去。张文萃这一举动把春花吓了一跳,急切地问道:“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已经进屋的张文萃转过身来回答道:“有事相求。”说话间,张文萃认出了这名叫春花的妓女就当日伺候过江林的那位。春花也认出了张文萃。

      张文萃抱拳直白地说:“原来是故人,春花姑娘,今日来此是为了秋艳的事,希望你能把知道的都告诉我。”春花犹豫了片刻说:“我们这些人是这个社会的最底层,任人践踏,即使牙被打掉了也不能吐出来,只能咽下去,秋艳姐的事我知道,可我帮不了你。”张文萃叹了口气说:“我知道秋艳是冤枉的,但如果没人为她作证,她就有可能被判作死罪,到时她的5个孩子怎么办?谁来照顾他们,谁来为他们遮风挡雨。”闻听此言,春花不由得同情起秋艳来,她把当日整个事件的经过全都说了一遍,又把自己屋内还剩下的一个西瓜拿出来给张文萃看。张文萃心里这个骂呀!老百姓饭都吃不饱,那些有权有钱的人却在这里抱着西瓜调情。

      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张文萃正要回去,春花送到门口说:“这位小兄弟,我们本就不易,希望你不要对外人说这些都是我说的。”张文萃点头同意,并问春花:“这院子里还有西瓜没有?”春花如实相告:“还有许多,都藏在地窑内。”张文萃把西瓜送回自己的房间,又去找王老大。

      在福满堂赌场,张文萃找到了王老大。一见面。张文萃就低三下四地说:“王帮主,打扰了,今日小弟有事相求?”“什么事?”王老大正在喝荼,头也不抬地说。“就是有关秋艳的事,你知道她是冤枉的,大哥你就给她个机会,救她一次。求求你了。”张文萃央求道。“我怎么救她,是她自己把人家给推倒的,我也是无能为力呀!”王老大一脸无辜地说。张文萃有些急了,厉声说:“你不是在场么!是黄大下巴自己摔倒的,和秋艳没有丝毫关系,只因她不肯顺从你们,你就这么不讲情面,秋艳至少是你手下的人,要是传出去,江湖人士怎么评价你?你以后怎么混!”王老大心想:就一个妓女,为了她我还能和官府的人翻脸呀!我智商就那么低。

      张文萃看王老大不吭声,以为激将法起作用了,就继续说道:“我说王老大,在你的地盘上,你的人让人给欺侮了,你一声都不吭,众兄弟们可要心寒的。”没等张文萃说完,王老大一下子站了起来……张文萃心里这个乐呀!心想:好家伙,终于把他给说服了。于是趁热打铁地说:“等开堂时,王大哥你一定要给秋艳作个证。”“我作个屁证,来人呀!把这个胡言乱语的臭小子给我赶出去。”王老大一挥手,十几个斧头帮的人上来就要动手,张文萃惊讶地望着王老大,这时,他才终于明白了缩头乌龟到底长得什么样。还没回过神来,张文萃就觉得屁股底下一阵疼,原来自己已经被架了出来,又扔在地上,现在屁股正与大地亲密接触着呢!

      好不容易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张文萃离开福满堂赌场,脑海里不住地回忆着王老大的形象,嘴里嘟囔着:“这样的大哥没有最好!”

      回到报馆,张文萃将有关秋艳入狱的事讲给了韦佳慧听。张文萃还将秋艳一个人为了扶养5个孩子,而不顾个人荣辱养家糊口的事详细地说了一遍。同为女人,韦佳慧对秋艳深表同情。张文萃对韦佳慧说道:“一个女人为了孩子实在是无奈之举,可不幸的是,本不是她的过错,却要她去承担,这是何其的不公,不如我们跟踪报道一下,让真相大白于天下。”韦佳慧点了点头说:“这都什么时代了,还能出现如此不公之事,我们决不能袖手旁观。”

      打定主意,韦佳慧让雇工姜建华去采访这条消息,姜建华满口答应。头一回给姜建华派采访任务,张文萃不放心,把整个案件如何发生的,有什么人参与其中都讲了一遍。姜建华得知涉及到这么多有头有脸的人,就打了退堂鼓劲,他对张文萃说:“文萃哥,这件事涉及黑、白两道这么多人,他们都不出头,咱们还有这个必要去替一个妓女出头么,等官府判完咱们再报那样才算稳妥,你说是不是。”张文萃明白姜建华的意思,他是不想担这个风险。一旁的韦佳慧不耐烦地说:“算了,一个大男人什么都怕能干成什么大事,我去写好了。”韦佳慧自告奋勇,要亲自执笔。

      果然,这期《工商时报》头条登的是《5个孩子的母亲被控杀人》,一时间,妓院内发生命案的事在城里认字的人中间传开了,好多人都从这条新闻的字里行间看出了秋艳是无辜的,黄大下巴根本不是被故意推倒的,是他喝多了又要调戏人家才踩上西瓜皮撞到桌角上,被撞死的。头条里还有一条重要的内容,那就是一周后要在村公所开堂审理此案。

      晚上躺在床上,张文萃脑海里反复琢磨着春花说的秋艳与黄大下巴所站的位置。那两个人的位置在桌子的相邻两边,怎么可能会推倒后撞到太阳穴上。张文萃睡不着,又下地反复演练了一下,至少从理论上说,他们两个人所站的位置是不可能发生这样的情况的,只能是黄大下巴自己摔倒的。这可是一条有利的证据。

      一周后,村公所所长松仁小杜一身中式打扮,在随从的跟随下,迈着四方步来到礼堂外。还没等进去,就看到堂门口来了三十多号人,斧头帮的副帮主郝二福也来了,他竖起一只耳朵也想听听审判的结果,好回去向王老大报告。郝二福认识松仁小杜,上次在村公所因为没有和小杜打招呼,还让王老大给训了一顿,这回他学乖了,主动上前大声说:“村公所所长松仁小杜先生您好!”话音未落,十多个农民打扮的老头、老太太就把小杜围了起来。原来这些人都是来打官司的,他们的地让日本开拓团给霸占了,当初说好给一大笔钱,可现在一分也没有兑现,就来村公所讨个说法。本来这些人都不认识松仁小杜,郝二福这一嗓子喊得太是时候了,正好在门外,一下就提醒了这群老头、老太太,大家呼拉一下子,就把松仁小杜围在了中间。松仁小杜狠狠地瞪了郝二福一眼,心里这个骂呀!天天躲着这帮人,连西装都不敢穿,还是让郝二福这一嗓子给暴露了。

      松仁小杜毕竟受过高等教育,虽然说一套做一套,但还是很会稳定人心。他把拳一抱说:“各位大爷大妈,叔叔婶子,作为本地的父母官,鄙人一直在为这件事废寝忘食,日夜操劳,也想早日把这笔钱兑现给大家,可目前国家建设任务繁重,财政吃紧,请大家再等几天,在此我打个保票,以我的人格作为担保,地款很快就会到位,请各位放心。”有一大妈不满地说:“我们不相信你们日本人的话。”松仁小杜强忍着怒气说道:“这回一定兑现,本人还有重要的案件要审理,请各位让开。”众人正犹豫间,郝二福和几名斧头帮的帮众就吆喝开了,那意思让这些老头、老太太赶快让开。都知道斧头帮不好惹,这些老头、老太太这才让开一条小道。

      借着这个机会,松仁小杜像个泥鳅一样,滋溜一下钻到了堂上。

    发表评论

    温馨提示:请不要从WORD中直接复制书评,会造成格式错误。

    评论

    赠送礼物

    打赏

    这本书写得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支持一下!

    打赏寄语

    订阅章节

    已选择章;需要消费QQ分分彩币;

    QQ分分彩中文网登陆中心

    投票推荐

    您还没有登录系统,只有登录后方可进行投票推荐!
    架哦~去赚取积分

    关于QQ分分彩中文网 | 客服中心 | 榜单说明 | 加入我们 | 网站地图 | 热书地图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3】0715-202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鄂字5号 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鄂B2-20090118 鄂ICP备09003001号-8

    客服电话 010-53538876

    鄂公网安备 42011102000103号